您当前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江西省妇女儿童活动中心 > 教育信息

两会时评:“宝宝”不高兴警示减负当加码

2019-03-15来源:未成年人未网编辑:施奕如

  3月12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召开全体会议听取“两高”报告,会后第四场“部长通道”继续开启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,“不减负,学生不高兴,学生不高兴,就是宝宝不高兴,宝宝不高兴,后果很严重。”(3月12日新京报网)

  “宝宝不高兴,后果很严重”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这句话,说明教育顶层已经看到了中国孩子的痛苦。事实上,“中国孩子活得累”早已是一种社会共识。而这种“累”来源于过重的课业负担,或者说来源于学校教育。所以,为中小学生减负,可以说是找对了解决问题的办法。不减负,中国的“宝宝”永远高兴不起来。

  然而这句“减负”,往往让人五味杂陈,减负多年,“负”就是减不下来。课内减,课外增;线下减,线上增。中国“宝宝”似乎有永远减不掉的“负”。有“负”必须减,因为不减“后果很严重”。但是,要使课业负担真正减下来,确实不是一件易事。一个班级,成绩平平的占了大多数,这些孩子的家长都有教育焦虑,都有参加课外培训的需求,怎样去扑灭家长们普遍存在的盲目攀比和超越心理?除了减负,几乎无计可施。

  中国“宝宝”课业负担重,谁造成的?解答这一问题,其实不需要高级的逻辑推理。首先是家长的教育焦虑,那么,谁在满足家长的教育焦虑?当然是课外培训。课外培训存在的理由是什么?当然是帮孩子提分。于是我们知道了,课外培训的兴起,是顺应了应试教育的时代特点和家长们的分数依赖。这显然不是教育,而是割裂了育人功能的教学,带有明显功利色彩和商业色彩的“提分流水线”。

  可奇怪的是,在课外培训机构治理中,“课外培训也是提升教育质量必不可少的途径”这样的观点还在大行其道。如果课外培训真能提分,那么,孩子们累一点也值得,问题是,到底有多少孩子经过培训提高了分数?不少被家长强制参加培训的“学困生”群体,大多数是苦吃尽了,分数却在原地踏步。原因是什么?一是因为这些孩子没有解决好学习兴趣和学习志向的问题,二是因为培训机构的学科教学大多是重复学习、重复练习,让孩子们很累,甚至很排斥。

  孩子们为什么学得累?换句话就是,教育为孩子们提供了太多的“提分”路径,而课外培训往往是一条虚设的提分路径。它不能保证提分,只能保证消耗学生的学习意志。提分靠什么?靠自身的勤学苦读。老师讲完课后,成绩跟不上,他自己有了提分的强烈愿望,自然就会规制自己主动学习。学习有了主动性,他就会勤学苦读,虚心求教。现在有了课外培训“代劳”,学习完全变成了被动和强迫,提分的希望不是自己勤学苦读,而是课外培训的重重施压,“宝宝”们怎么会不学得累、学得低效?

  教育部门看到了问题,也开展了课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。根据教育部的通报,截至2018年底,已经整改课外培训机构24.8万所,整改完成率达到90%。这样的治理效率,希望不是来自“表册统计”。上面在治理,下面是不是在下真功夫呢?也不一定。新华社等权威媒体在去年下半年及今年初进行了多次报道,课外培训仍然是“涛声依旧”,在很多地方,与应试有关的学科教学依然是课外培训机构的“主打课”,所谓的课外培训机构“转型素质教育”,还看不到影子。

  教育部想要真正解决“宝宝”不高兴的问题,必须为“宝宝”的学习正本清源,多余的“提分”路径必须彻底铲除,尽最大可能减少商业性课外培训机构的存在。要想提分,家长必须清楚,唯一正确的路径是,想办法提高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和能动性,帮助他们培养勤学苦读的习惯。把提分希望寄托在课外培训,寄托在“烧钱”上,这是对勤学苦读,对个人学习力,对整个教育生态和教育规律的破坏。

  只有全面、有效治理课外培训这个教育市场,最大可能减少商业性课外培训机构,不让课外培训成为一本万利的生意,教育才能回归本源,才能回归“教师引导+个人努力”的正确途径。重复、机械的学习,恐怕不可能给“宝宝”们带来美好的人生。(未成年人未网呼啦圈评论范军)

江西网警在线
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-红盾标志